我爱云南
发布于2017-11-16 18:16
增强博物馆的公共服务能力:理念、路径与措施
陆建松 文博圈

内容提要:进入21世纪,我国博物馆数量快速增长,发展势头良好,但同时又普遍存在着公共服务能力不强、公共产品和服务数量不多、质量不高、种类不丰富的现象。

为此,我国博物馆应转变观念,确立以知识文化传播(教育)和公共服务为经营目标的新理念;提升常设展览的展示水平,开展丰富多彩的特展活动,推动展教一体化;建立健全的博物馆绩效评价体系,建立博物馆经营绩效评估制度及年度汇报制度,多措并举增强公共服务能力。

进入21世纪以来,党中央从实现科学发展和促进人的全面发展的战略高度,重视文化建设,大力推动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

我国博物馆事业进入了快速发展时期。与此同时,为了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加强中华民族优秀文化的宣传推广,向公众提供更多、更好的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推动文化遗产保护成果最大限度地惠及全体人民,丰富人民群众精神文化生活,2008年党中央、国务院作出博物馆向全社会免费开放的决定。

但另一方面,在数量增长的同时,我国博物馆普遍存在公共服务能力不强、公共服务效能普遍偏低的现象。特别是博物馆提供的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无论从数量上还是质量上都没有达到应有的水平。

如何增强博物馆的公共服务能力,是新形势下我国博物馆亟待解决的一个重大问题。那么,该如何促使我国博物馆增强公共服务能力?


概言之,

一要转变经营理念,确立传播知识文化和公共服务的目标;

二要三措并举,重视常设展览和特展的展览展示工作,教育与展示并重;

三要通过一套激励和保障机制推动,建立健全博物馆绩效评价机制。

转变观念:以知识文化传播和公共服务为目标


所谓转变观念,就是要确立以教育(知识文化传播)和公共服务为经营目标的新理念,即要从传统的以收藏、保管、研究为中心转向教育(知识文化传播)和公共服务。

现代博物馆工作任务可分为两个部分:

一是内部职能,对人类及人类环境的物质及非物质遗产收集、整理、保管、研究和阐释;这部分工作是围绕“物”展开的,其工作目标实质上是组织、加工和生产公共知识的过程。


二是外部职能,通过展示、拓展性教育活动将博物馆加工和生产的公共知识有效传达给公众;这部分工作是面向“人”展开的,其工作目标实质上是传播和普及公共知识(教育)的过程。

显然,博物馆的经营目标是为观众提供丰富多彩的、高质量的知识文化传播和公共服务,即教育(知识文化传播)和公共服务是博物馆工作的终极目的。

对博物馆来讲,仅仅做好收集、保管、研究是不够的,更重要的是要进一步把上述工作的成果转化为教育(知识文化传播)和公共服务。

因此,收集、保管、研究要以教育(知识文化传播)和公共服务为导向,服从和服务于博物馆教育(知识文化传播)和公共服务的经营目标。

并且,博物馆收集、保管、研究的业绩和价值主要通过博物馆的教育(知识文化传播)和公共服务得以实现和体现,否则为收藏而收藏、为研究而研究是没有实际意义的。

遗憾的是,我国博物馆(以地方历史博物馆为例)普遍存在的问题是收藏和研究对展示教育和公共服务支撑不足的问题,主要有以下几点。

1、博物馆藏品科学体系不完整。数量少、同质化程度高、体系不完整不科学、与历史文化相关度不足(征集文物)等,导致展览无法进行完整的历史文化叙事。

2、博物馆藏品文化内涵阐释不深入。相当一部分藏品只有名称和大致时代判断,而对藏品反映的历史文化现象的揭示研究很不够,导致展览只能呈现一种物质形态,无法讲述文物背后的历史文化现象。

3、与展览相关的历史文化研究不到位。特别是地方历史文化博物馆,普遍存在对本地区历史文化发展脉络、节点、各时期政治经济和文化历史发展的梳理和研究不到位的现象,导致展览无法讲述地域历史文化的故事。

4、考古信息采集不到位。不仅大量隐性信息丢失,例如血迹、植物纤维、毛发等,而且大量有形信息也丢失,例如地层、器物残片、建筑遗址、动物和人类遗骸、农作物颗粒和淀粉、植物种子和孢粉,只重视器物(尤其是完整的、精美的器物)收集。

5、考古还原研究不到位。作为历史发展、环境演变和人与自然关系的真实记录,考古遗址具有丰富的科学文化内涵,考古研究就是要揭示遗址蕴含的丰富的历史、科学和文化信息,了解人类的生存方式和经济形态状况、社会结构和社会关系以及人类的意识形态、宗教信仰等。

但我们大多只有一个考古发掘报告,很少有系统、全面、深入的还原研究,导致展览没有故事可讲。

已故日本著名博物馆学家鹤田总一郎曾讲过:“观众,同博物馆藏品一样,是构成博物馆不可或缺的基本要素。观众既是博物馆的服务对象,也是博物馆赖以生存的基础。博物馆应该像爱护珍贵文物一样爱护和对待观众。如果不考虑观众,或者没有观众来参观博物馆,那么,可以说该博物馆不成为一个博物馆,或者至少是一个不合格的博物馆。”

教育(知识文化传播)不仅是博物馆公共服务的主要内容,也是其首要目的和社会责任。评价一个博物馆的价值,不仅要看其收藏的丰富和精优程度,更要看它在鼓励观众参与和学习方面所取得的成绩。

在欧美发达国家,都把博物馆公众教育活动的质量和数量作为考核和评价博物馆经营和公共服务绩效的一项关键指标。因此,现代博物馆应该确立以教育(知识文化传播)和公共服务为核心的博物馆经营新理念,增强为观众和社会服务的意识。

为此,博物馆首先要认真思考和界定自己的教育使命。国际上,博物馆都有明确的教育使命定位,并以使命出发,开展博物馆服务。现举例英美几个博物馆教育使命的表述。


美国史密森尼博物院的教育使命——增进知识和传播知识。

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教育使命——以服务广大公众为目的,遵照最高专业标准,收藏、保护、研究和展示代表了人类最高成就的各类优秀艺术作品,并促进对于这些作品的理解、重视和欣赏。

大英博物馆的教育使命——对人类文明中所有艺术和知识,进行系统的整理和研究,并让人人有机会接触人类的历史文物,从中获得知识和快乐。

英国维多利亚和艾尔伯特博物馆的教育使命——让每一个人享受博物馆的藏品,展示创造这些物品的文化,鼓舞现代设计的成长。

遗憾的是,在我国很少有博物馆认真思考和准确定位本馆的教育使命,甚至连博物馆教育使命的意识也没有,更谈不上从使命出发去经营一个博物馆。


三措并举:重视常设展、特展与教育工作

所谓“三措并举”,就是要改变过去博物馆常年靠一个基本陈列混日子、多年不搞特展和延伸教育活动的做法,而要“三条腿”同时启动:不断提升常设展览的展示水平;开展丰富多彩的博物馆特展活动;重“展”更要重“教”,推动展教一体化。

(一)不断提升常设展览的展示水平

展览是博物馆发挥教育这一首要功能的主要手段,是博物馆满足公众精神文化需求的最重要途径。对博物馆来说,做好展览不仅是博物馆经营的主要内容,而且关乎博物馆的教育使命和社会责任。

什么样的展览才是一个好展览?用老百姓的话来讲,一个好的展览必须让观众看得懂,有意思而且好看,并能让观众留下印象和记忆。从专业角度来讲,一个好展览(以叙事型博物馆展览为例),其判断的标准主要有以下几点。

1、一个好的展览,必定是一个有着明确传播目的的展览,并且按照传播目的来系统组织、规划和设计的展览

2、一个好的展览必定是一个主题高度提炼的展览。主题是博物馆展览的灵魂和核心,展览主题提炼愈充分,立意就愈高,展览的思想性、时代性和教育意义就愈强。

3、一个好的展览必定是点、线、面结构规划清晰的展览,展览内容叙事结构逻辑清晰度强、故事线策划巧妙。

4、一个好的展览必定是展览重点和亮点突出的展览。要选择代表性、典型性的“点”,并且通过这些“点”的有序串联来述说事物的发展过程(以点带线),或反映事物的面貌和状况(以点带面),通过这些“点”的逻辑化串联为观众建构一个完整的知识体系。

5、一个好的展览必定是符合博物馆展览目的和宗旨的展览。

6、一个好的展览必定是符合“科学性和真实性”原则的展览。

7、一个好的展览必定是符合“观赏性和趣味性”原则的展览。陈列展览要有较高的艺术感染力和观赏性,不仅要有思想知识内涵、文化学术概念,还要符合现代人的审美需求。


(二)要开展丰富多彩的博物馆特展活动

欧美成功的博物馆之所以受观众欢迎,一个重要的经验是除了常设展览外,每年都举办众多丰富多彩的特展(临时展览)活动。

特展可以起到补充和扩展基本陈列的作用,展示那些不能够在常设展览中展示的文物,反映学术研究成果或学术前沿问题,配合时政和社会热点话题,反映社会多元观点和思想等。

同时,特展还是博物馆新概念、新技术的实验平台。其中,更重要的是特展是博物馆吸引观众、保持自身活力的重要手段。

为满足观众不断变化的、多样化的需求,吸引观众反复前来参观博物馆,保持博物馆的生气和活力,我国博物馆就必须充分挖掘馆藏,多举办特展。

(三)博物馆“重展”也要“重教”

展览固然是博物馆教育的主要形式、载体或媒介,但不是博物馆教育活动开展的唯一形式。欧美成功的博物馆之所以受观众欢迎,一个重要的原因是除了展览外,博物馆常年举办各种富有创造性和趣味性的拓展性教育活动。

较之欧美成功的博物馆,我国大部分博物馆观念落后,“重展”不“重教”,很少开展拓展性教育活动。

我国博物馆不仅要做好展览, 还要开展一系列丰富多彩的延伸教育和拓展服务,推动展教一体化,例如示范表演、探索活动、专题讲座、视听欣赏、动手做、研习活动、知识竞赛、知性旅游、学术讨论会、出版刊物、咨询服务等,以满足观众的多样化和多层次需求,实现博物馆教育资源作用最大化。

同时,为了提高博物馆展教活动或项目的成效,必须细分观众,开展分众化教育,规划实施各种分众化学习项目。

例如美国芝加哥艺术博物馆的“家庭教育项目”、“教师项目”、“阐释性媒体项目”、“学生项目”和“成人教育项目”,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日常项目”、“学校项目”、“家庭和学生项目”、“社区项目”和“为残疾观众的项目”。


强化经营绩效激励机制

针对我国博物馆普遍存在的经营绩效不高、公共服务能力不强的问题,2012年“两会”期间,财政部明确要求:要建立健全博物馆绩效评价体系,对免费开放后的公立博物馆进行绩效考核制度。

我国博物馆经营绩效不高、公共服务能力不强的主要原因是缺乏行之有效的博物馆管理制度。

至今我国博物馆管理体制仍停留在计划经济的体制下,存在诸多问题:

政府对博物馆的财政投入体制设计不科学、不合理,博物馆经营绩效评价指标体系尚未建立,博物馆激励机制尚不能充分调动博物馆员工的工作积极性和主动性,博物馆的用人机制和监督机制,特别是对“一把手”的选拔、任用、评价和监督缺乏有效的制度安排,尤其是缺乏一套科学的绩效评价和激励机制。

如此,必然造成博物馆及其工作人员干多干少、干好干坏一个样。

国有博物馆要调动博物馆及其员工的工作积极性和主动性,促进博物馆为民众提供优质的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必须依靠制度的力量,必须建立一套科学的绩效评价和激励机制——博物馆经营绩效评估制度及年度汇报制度。

本项制度设计要基于某馆现状(藏品、研究、展示、教育及运行管理等),以展示教育和开放服务为核心,纵向考察其整体年度经营绩效变化和中长期经营绩效变化状况的评价体系。通过每年提交一份年度绩效报告,三年作一次绩效整体评估,结合经济杠杆和行政杠杆,促使博物馆改善运行状况、提升其的经营绩效和公共服务水平。

由三部分组成:

1)“评估基点”,

2)“三年发展规划”,

3)博物馆经营绩效评估指标体系。


一是确立评估基点(评估前一年的现状)。本项制度设计旨在推动每个博物馆在自身基础上提升经营绩效。而每个馆的基础各不相同,有规模大、小之分,基础好和差之分,起点高和低之分,因此不能统一划定评估基础,而应该基于该博物馆的现状,即要以评估前一年的现状为基础,对照评估其后一年、二年、三年的经营绩效变化情况。

二是制定三年发展规划。为了推进博物馆经营绩效评估,要求博物馆根据自身实际现状编写《博物馆三年发展规划》。即预设三年后博物馆经营要达到的绩效目标,并且三年绩效经营目标需要以年度行动计划的形式转化成年度工作和任务。

三是博物馆经营绩效评估指标体系。该体系由“展示教育与开放服务”(50%)、“藏品管理与科学研究”(30%)、“基础设施与综合管理”(20%)三部分组成,每部分由具体指标和权重构成。

通过推行“博物馆经营绩效评估制度及年度汇报制度”,旨在不断提升博物馆的经营绩效和公共服务能力,其具体目的在于以下几点。

1、为博物馆经营提供一个公认的基本标准和行为规范,进而规范博物馆的运行,使博物馆及其经营人员知道责任和目标,知道怎样管理和经营博物馆。

2、为政府部门考核博物馆经营绩效提供依据,便于对博物馆运行进行监督和激励,并与经费拨付和人事任免挂钩,促使博物馆不断提升公共服务水平。

3、通过绩效评估及其公示,提高公众对博物馆信任度,也为公众和舆论监督提供依据。

综上所述,增强博物馆的公共服务能力是新形势下我国博物馆亟待解决的一个重大问题。

而要促使我国博物馆自觉增强公共服务能力,

首先要转变经营理念,确立传播知识文化和公共服务的目标;

二要“三措”并举,重视常设展览和特展的展览展示工作,教育与展示并重;

三要建立和健全博物馆绩效评价和激励机制,通过制度的力量来推动和保障。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