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云南
发布于2017-07-17
喜欢5 | 分享 讲述故事
傣文化之傣族民居

也许是因为云南边境地区与印度相距不远的缘故,傣族人几乎都信奉佛教,但他们在守戒方面没有中原佛教那么严格。一切因素的来源,都与当地的气候、海拔、地形关系密切,或者说,所处的环境萌发了民族情感,也产生了民族意识。好斗、热情、奔放、开放的民族情感,如同卷起的热风,热烈而又湿润,正是这样的民族情感,在他们意识深处,张扬生命个性,表现生命形态成了民族基因链中的最重要的一环。这一环,他们或织绣于姑娘的衣裙上,或者用于他们的民居中。时间久了,他们的那份情感凝固于民居之上,成了代代相传的见证物,也成了立体的的史诗。

人们习惯分傣族为“旱傣”和“水傣”。前者缘于接近汉族,文化元素、血脉血统里注入的汉文化较多,称为汉傣,后因音传有误,讹传为“旱傣”。后者相对独立,自身个性保留相对完整,人们称之为“水傣”,多居于西双版纳、孟连、瑞丽等地。

带着安身的夙愿,带着适应自然而又改造自然的心理,更带着对自然的崇拜与感知,他们才搭建家园。由此,家园的雏形就是人们对自然界反应后的第一回顾,也是由这一回顾引发的心理反应,经过时间的累积,文化的叠加,还有长年累月的体验的反复组合,民族个性自然突现出来。西双版纳一带,炎热、潮湿、多雨的气候使当地竹木繁茂,人们为适应这样的环境,伐竹取木,精巧的竹子成了他们的生活原料,更成了他们的生命养料,他们以数十根大竹子支撑,悬空铺楼板而成竹楼,人称为干栏式民居。

人字形的傣族竹楼组成傣族村寨。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看翩翩起舞的傣族姑娘,轻盈美丽,飘逸俊秀。轻巧的屋子,映于溪水池塘边,落在芭蕉叶子丛里,活脱脱一幅经典的舞蹈造型,定格在大山之中。他们如此设计,其心理期盼是让人神往的。高高的天空,苍茫的宇宙,生命缘何而来,又缘何而去,在他们的思索里了有了更高更远的向往。试图以人的形态,以人体的模样来解密宇宙,也许就是他们建竹楼最初意象。他们的村庄,只不过是放大了人群聚会,是有着夸张色彩的集体歌舞盛会。相对相望,相依相连中,优雅的意态,悠闲情调在山色映照下绽放。

傣族的院落是开放型的,或一寨一院,或数家一院。开放的空间里,似整复斜的排列着此起彼伏的竹楼,他们不象汉族那样把自然收敛于院中,而是把竹楼置于自然之中,享尽自然界的全部风光,有时候在楼间植树,有的还在楼间开挖池塘,既可蔽阳遮荫,又是一道不设防的天然绿色“围墙”,外围随意搭上的竹篱,不为防人,只起到阻止牲畜闯入的作用。各家各户之间在似隔未隔当中,在半遮半露之下,共同享受着室外空间。

“竹楼”平面呈方形,分上下两层,粗竹子做房子的骨架,竹编篾子做墙体,楼板或用竹篾,或用木板,屋顶铺草,主柱有24条。房顶覆以茅草、瓦块,上层栖人,下养家畜、堆放农具什物。民居既是对自然的适应,又是对自然的改变。炎热潮湿的空气,使他们想方设法寻找着一个干燥凉爽的空间来栖息生命,于是他们用木板、竹蔑做成墙壁,让外界的气流畅通起来,减少了室内的湿度,达到了爽心悦目的效果。把堂屋和卧室设于楼上,再设置开敞的前廊和晒台,前廊用来吃饭、休息和待客,晒台则可以盥洗、晒衣、晾晒农作物和存放水罐。人居高处,潮湿的气流无法侵袭,室内的燥热容易散失,外界的虫兽不易侵袭,突发性的洪水无法冲击。既保障了生命平安,又达到了精神舒适,又维护了安全,又得到了精神享受。

  • 新测试12  
    发个微信号
    2017-10-20 18:01:37

    收起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