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云南
发布于2017-07-17
喜欢3 | 分享 讲述故事
宣威人文文化——徐文烈(下)

全家抗日

红军走后,徐文烈的父亲和胞弟被反动政府逮捕入狱,母亲-将大部分田地典卖作赎身费,父亲出狱后,被疾病折磨,因无力治疗而死,母亲亦相继去世,胞弟徐文斌被赎出后逃匿他县,新中国成立后徐托周保中等才在曲靖县城找到。徐文烈弃家革命,为国为民的精神在家乡被传为佳话。

参加红军后,任红九军团政治部宣传干事。1935年8月在到达草地中的松岗时,经红九军团宣传部长王透、刘鹤孔介绍,重新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11月他参加蒲江、陈家坟战斗。1936年1月,参加荥径、小河子战斗。36年3月任红32军政治部宣传科科长、36年8月任红32军政治部宣传部部长,参加甘南、徽县、成县地区的战斗,10月参加环县以西各次战斗。36年11月任红32军政治部破坏部部长,36年12月任红二方面军政治部宣传科科长。抗日战争时期,37年9月任八路军一二〇师河曲工作团主任,1938年8月任一二〇师政治部宣传部副部长、1939年1月为宣传部部长,先后参加了冀中齐会、黑马、张庄和晋察冀的陈泉战斗及一二〇师回晋西北后的各次大的反扫荡作战。1941年2月,任八路军一二〇师教导团政治委员。同年5月调任晋西北抗大七分校政治委员。1943年3月调任陕甘宁绥德抗大总校政治部副主任。

解放战争时期,1945年12月,徐文烈调任东北军政大学政治部主任。1946年5月底,潘朔端率领的国民党滇军一八四师在海城起义,徐文烈奉命带领30多名老红军、老干部改造前去进行改造,他日以继夜地工作,培训了大批干部,将该师组建成东北民主同盟军第一军,徐文烈担任该军政治部主任。在徐文烈的倡导和统一部署下,先将校尉级军官、军士和士兵分开整训,全军广泛开展了诉苦运动。“倒苦水”、 “算细帐”、“挖苦根”,然后进行政治教育,海城起义的官兵后来多数参加了中国共产党。士兵们控诉国民党政府的黑暗腐败时个个声泪俱下,诉说国民党军队军官-士兵的暴行时人人义愤填膺,通过这一运动激发了战士们的革命热情,帮助战士树立了为人民谋幸福的思想。此外他还动员组织部队从事生产劳动,加深了干部战士对建立新型的军民关系的认识。徐文烈创造性的思想政治工作方式,有力地促进了部队的教育改造工作。1947年12月,徐文烈又调任东北军政大学政治部主任。

1948年10月,曾泽生率国民党滇军六十军在长春起义。1949年1月2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正式宣布改编该军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第五十军,任命曾泽生为军长,徐文烈为政治委员。徐文烈担负起了彻底改造六十军的光荣任务。他通过深入细致的调查,掌握了全面情况,认真贯彻党中央“对起义部队实行彻底改造,使之成为人民军队”的方针和东北军区党委的指示。首先,按解放军的建军原则,在全军建立各种制度,特别是政治委员制度和政治工作制度。根据该军实际,开办积极分子训练班,先后培养和发展党员646名,仅仅三四个月时间,就实现了团有党委,营有支部,连有小组,保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在全军采取了思想教育和思想斗争相结合,领导启发诱导和群众自我教育相结合的方法,开展了对旧军阀制度的控诉运动、反对封建地方阶级的诉苦运动、思想还家的阶级自觉运动,进行了战争观念教育、团结内部教育、政策纪律教育,对全军进行了脱胎换骨的改造。对国民党军官采取“少数清洗、多数调学、部分留队”的方法,对留队的军官采取部分“夹带”,部分“搬家”的办法,随后50军开展了诉苦运动、自觉运动和革命战争观教育、团结教育和政策纪律教育。本着“审慎使用,积极团结教育,使之逐步成为人民军队干部”的方针,对起义的2714名军官在政治上严格要求,思想上热情帮助,生活上关心照顾,采取陆续调学轮训和随同部队一起改造的方式,进行了教育改造,做到量才使用。徐文烈还亲自找了100多名起义军官谈话,征求他们的意见,给他们安排适当工作。先后接受东北军区从各部队抽调的1000多名干部,充实加强了各级领导班子。对混进队伍内的特务、奸细、警察、宪兵、逃亡地主等实行了坚决清洗。对一些老弱病残者实行精减,做到合理安排。在东北地区招收翻身农民5400多名参军,为部队增添了新鲜血液,使部队政治素质大大提高。

短短半年时间,整个部队面貌焕然一新。徐文烈代表军党委向上级主动请缨,要求让五十军入关作战,接受战争锻炼和考验。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