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云南
发布于2017-07-17
喜欢3 | 分享 讲述故事
宣威人文文化——徐文烈(中)

1930年春,省临委对陆良党组织作了调整,建立了中共陆良中心县委,徐文烈为委员,负责六区(老鸦召一带)的工作。他以学校为据点,开展学运、农运、兵运工作。向学生灌输革命思想,宣传革命真理,教学生和青年农民唱革命歌曲,使《少年先锋队歌》、《国际歌》等歌曲流行于学校和农村。陆良-前夕,他又秘密唱武装-歌:“武装-要齐心,告我工农兵,高高举红旗,镰刀、斧头、五角星。被压迫的阶级,被剥削的人民,只有革命是出路,舍了斗争无生存。武装去把政权争。

”豪迈雄壮的歌声唤起民众参加革命武装。徐文烈在召夸、老鸦召一带秘密组织发动了由青年农民和学生组成的50多人的武装,还对小者黑的分团首朱绍庭做-工作,争取人枪二百多。同年5月,省临委批准陆良武装-计划,确定其武装暂编为红军第三十八军,下设三个师,朱绍庭、徐文烈为第三师负责人。1930年7月3日晚,-枪声首先在板桥打响。 由于-队伍缺乏经验,指挥失误,致使东路军未按时到达县城,先到达的西路部队只好转移,起义部队反遭击溃。
陆良-失败后,徐文烈转移昆明做党的工作。后回宣威与地下党员陈昌郁、何正坤、周子安等在板桥成立党支部,继续进行革命活动。其间曾与黄云梯到宣威海岱冲文阁两级小学任教。他教的语文、历史、地理课深受学生欢迎。他们组织学生演出《归农》、《秀香的下落》等戏剧。他还登台讲演、介绍剧情,激发农民的革命热情。通过演出、募捐资金办学,使更多的农家子弟能入学读书。中共云南省临委遭破坏后,支部与上级失去联系。党支部改为党小组,继续做党的工作。

徐文烈1932年2月借省立第三师范同学何正坤的毕业文凭,化名何坤考入云南省东陆大学教育系,1933年8月,被人控告“思想左倾”、“常看《向导》周报”、“有共产党嫌疑”等而被捕入狱。因当局找不到任何证据,关押两个月后,他被校长何瑶保释出狱。从此,他失去了党的组织关系。1934年1月,他毕业回宣威县立中学任教,在学生中秘密组织读书会,传阅各种进步书刊,并带领县中进步学生到板桥小学和板桥街头进行抗日宣传。10月,县中一学生无故被警察毒打,他对此深表同情,支持宣中、简师主持正义的100余名学生冲进警察局痛-局长傅嘉辉。
1935年4月26日,红一方面军红九军团长征经过板桥。军团部于下午四时许,驻进板桥小学,展开了活动。有的联系学校,集合学生讲话,有的在墙壁上写了:“先进的革命学生,加入中国共产党”、“红军不拉夫”等大字标语。早年在板桥小学毕业后在朱培德部任排长、1928年率全排起义加入井冈山红军,当时任红九军团部作战科长的刘雄武(1937年春,任红军西路军红三十军八十九师参谋长,西进到甘肃安西县红柳园子与敌浴血奋战牺牲),在学校大门外与家乡群众谈家常,讲革命道理。

在县中任教的共产党员徐文烈老师当天从早往县中赶到板桥家中,军团宣传部长、云南迤西人王透,一住下就找徐文烈交谈,并邀徐参加红军。天方黑时,徐文烈参加了军团长罗炳辉、作战科长刘雄武等几位军团领导召开的会议,研究当夜攻打宣威城的方案。红军过板桥时,徐文烈带动板桥小学学生樊同功、徐文礼(1964年授予少将军衔)等数十人分头赶往距县城西南20里的红九军团宣传部驻地灰洞,参加了红军。这时徐文烈已是两个孩子的爸爸,为了革命事业,他决心把妻子儿女留在老家,跟随红军离家干革命,并为红军攻占县城作向导。红九军团占领宣威县城后,他带领学生吴应伟沿街宣传共产党的政策,宣讲红军的主张,控诉国民党反动派压迫、剥削劳动人民的罪恶,激励劳苦人民起来打土豪、分田地,翻身求解放,号召青年参加红军。他还带着红军打大户,把财主家的火腿、粮食、衣物等分给贫苦农民。在徐文烈、吴应伟等的带动下,红九军团在宣威扩红三百人。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