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云南
发布于2017-07-17
喜欢0 | 分享 讲述故事
滇西文化之用血肉筑起的滇缅公路

滇缅公路,即中国云南省到缅甸的公路。又称昆瑞公路(昆明至瑞丽)、320国道滇西段、昆畹公路(昆明至畹町)、中美合作公路、抗日公路等。滇缅公路于1938年开始修建。

滇缅公路动用民工15万人,工程师200人,仅次于当时苏联援助公路中苏公路规模,公路与缅甸的中央铁路连接,直接贯通缅甸原首都仰光港。滇缅公路原本是为了抢运中国国民党政府在国外购买的和国际援助的战略物资而紧急修建的,随着日军进占越南,滇越铁路中断,滇缅公路竣工不久就成为了中国与外部世界联系的唯一的运输通道。这是一条诞生于抗日战争烽火中的国际通道。

这是一条滇西各族人民用血肉筑成的国际通道,滇缅公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1937年8月,蒋介石在南京召开国防会议,各地军政要员云集南京研究战略及军事部署问题。云南省主席龙云向蒋介石提出,日军可能会切断中国的国际交通线,香港和越南的国际运输必会受到影响,并提出《建设滇缅公路和滇缅铁路计划》,建议各修一条从昆明出发经云南西部到缅甸北部最后直通印度洋的铁路和公路,确保西南对外交通畅通无阻,并表示:公路由地方负责,中央补助;铁路由中央负责,云南地方政府协助修筑。但考虑到筑铁路在经费和器材上的实际困难,滇缅公路的修筑放在了更为优先的地位。

1937年10月,蒋介石派交通部次长王艽生率领工程专家到昆明与龙云商谈修筑滇缅公路的有关事项。时任交通部公路总管理处处长的赵祖康对先前曾长期争议的“腾永线”和“顺镇线”两条线路方案亲自踏勘,并建议确定滇缅公路由昆明经下关、保山、龙陵、芒市、畹町出国,然后在缅甸的腊戍与缅甸的中央铁路接通、直通仰光的最终实施路线。 

滇缅公路起于昆明止于缅甸腊戍,全长1146.1公里,云南段全长959.4公里,其中昆明至下关段已于1935年修通土路;缅甸段186.7公里。经与缅英当局商定:中国在原来已筑成的昆明至下关公路的基础上,负责修筑下关到畹町中国境内的路段,全长547.8公里;缅方负责修筑腊戍至畹町的缅境段,以一年为限。 

1937年11月2日,国民政府正式下令龙云,由行政院拨款200万元,要他负责限期一年修通滇缅公路,打通国际交通线。事关国防军事及抗战前途,云南省政府不敢怠慢,采取“非常时期”动员办法,通令该路沿线各县和设治局(边疆少数民族地区相当县一级的政权机构),限12月份征调滇西各县农民义务修路,务必于一年内完成。1937年12月,滇缅公路工程正式开工。陆军独立工兵团一部及拥有当时最高级筑路工程技术水准和施工技术力量的交通部直属施工队伍,被紧急抽调前来云南,负责咽喉部位及重要路桥的关键工程。 

1938年8月底,经过九个月的艰苦奋斗,滇缅公路终于提前竣工通车。整个工程共完成土方1100多万立万米,石方110万立方米,大、中、小桥梁243座,涵洞1789个和部分路面工程。[5]  1938年10月,交通部在昆明市南屏街设立滇缅公路运输管理局,谭伯英任局长。1939年2月至5月,云南全省公路总局将滇缅公路全长959.4公里移交给该局作为国道管理。滇缅公路运输管理局将昆明至畹町的950公里划分为7个工程段,每个工程段管理3至4个工程分段,共有26个工程分段。

这是一张著名的从飞机上俯瞰滇缅公路的照片,如同一条飘带蜿蜒于横断山脉,被称为“抗战大动脉”。滇缅公路—是一条诞生于抗日战争烽火中的国际通道,是中国人民用血肉筑成的抗日生命线。相信看到这张照片的人无不感到震撼!中国的抗日战争是由滇缅公路,驼峰航线,及中印公路组成的运输大通道,支撑着中国抗日战场全部的物资及大后方的经济供给。它穿越了中国最坚硬的山区,跨越最湍急的河流,蜿蜒上千公里。

滇缅公路是20万滇西各族百姓,用双手在丛山峻岭中开凿出埋葬日本占领中国梦想的通道。可以说,没有滇缅公路就没有中国1945年的抗战胜利。公路开通了,大量的国际援助物资正是通过这条唯一的通道源源不断运送进国内。10万远征军从滇缅公路出发抗击日寇对中国的侵入……。不可想象,没有滇缅公路中国的抗战历史将如何改写。重走滇西抗日遗址,缅怀抗日先烈是我心里已久的愿望,8月16日我们战友一行五人向着滇西出发了。

翻开历史记载:37年77事变后,我国的海岸交通全部被日军封锁,国际上援助的物资与军火均不能运进内陆,面对危急关头,蒋介石给云南龙云下了命令,限期一年修筑一条滇缅公路,让抗战的物资能够从缅甸进入云南运送进内陆。滇缅公路全长近千公里,其中要穿越滇西横断山脉,,高黎贡山,及峡谷中的怒江,澜沧江,漾濞江,百分之八十路段在崇山峻岭中,工程的艰难与浩大不可想象。

修路也是战争的一部分,单靠民工也是不行,部队也是修路的主力,修路的士兵除了头上的军帽外,无法把他与民工分开。当时筑路的20万民工全是当地的农民,自筹干粮,工具,没有分文报酬。修筑公路要先把路基开出来,把大石头敲成碎石,铺在路面上,再用碾子碾,压,夯实。用石头铺垫的路才能经得起装满物资汽车的碾压,及暴雨塌方的毁坏。疾病,疟疾,工伤,饥饿,一批人倒下,一批人又补上,从没有停止过施工,据保山县志记载:仅保山县146公里的地段上,筑路就死亡741人。保山全长300公里的公路,就是一群妇女儿童,仅用了两个月就修成了简易公路,被美国工程技术人员称赞为“英雄的妇孺公路”。

公路从37年12月动工,38年8月31日通车,仅九个月这条大动脉便提前通车了令世界震惊,有两三千人的生命也留在了这条公路上。在腾冲的国殇馆中,我们不仅看到为抗日献出生命的烈士墓碑,也看到了为纪念那些为修建滇缅公路付出生命的士兵,民工,妇孺雕像。

畹町桥举行的通车大典万人瞩目,畹町桥也是滇缅公路上进出国门重要的一环,38年滇缅公路通车后,大批物资源源不断通过畹町桥运到国内,42年又毁于战火,45年滇西大战,史迪威将军带领中美盟军冒着战火抢修了中印公路,复建钢架式畹町桥,通车时举行了盛大通车典礼,行政院长宋子文亲临主持,美军将领索尔登,飞虎队长陈纳德,皮柯总工程师参加。典礼隆重而简朴。

当年美军皮柯上将率领运送抗战物资的车队,穿越缅北原始森林,行程1731,7公里,23天后终于将首批物资运到昆明,昆明市民举行了空前盛大的欢迎仪式。如今,从昆明,大理,保山的史称“史迪威公路”的滇缅公路已经面目全非,大部分都被高速公路,柏油路所代替。

历史虽然已过去,但我们决不能忘记为我们流血牺牲的美国友人,在这里,不止一个外国人为帮助中国的抗日战争,不远万里来到中国,不幸以身殉职。他们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

无标题文档